文/格瓦拉同志

真正的历史远比小说精彩,这句话用来形容汉朝某位大人物,简直再恰当不过。他本是身份低贱的猪倌儿,直到四十岁才开始读书,七十岁入仕并获得皇帝赏识,快八十岁的时候封侯拜相,人生最终以完美落幕。这位大器晚成的人物,便是汉武帝时期的丞相公孙贺。

公孙弘年轻时曾在菑川王国薛县做狱吏,后不知何故触犯法律被免职,因为没有其他特长,便到海上去放牧猪群,生活异常穷困潦倒(“少时为薛狱吏,有罪免,家贫,牧豕海上。”见《史记·卷一百一十二》)。公孙弘在前半生活得浑浑噩噩,直到四十岁的时候才开始学习儒家经典,在大儒胡毋生等人的指导下,渐渐地因擅长解读《春秋公羊传》而小有名气。

公孙弘早年做过猪倌儿,四十岁才读书

建元元年(前140),刚即位不久的武帝便下诏求贤,公孙弘因为颇有才华、善于解读经典,便被菑川国相推荐上去,彼时他已是年逾六十的老翁。公孙弘入朝后,被汉武帝派遣出使匈奴,因复命之言不合皇帝的心意,被驱逐回故里。十年后,菑川国相在奉命推荐人才时,再次把赋闲在家多年的公孙弘推荐上去。

公孙弘入朝后,因向皇帝提交的策论甚合上意,再加上身材高大、相貌英俊,由此获得汉武帝青睐,被拜为博士,并待诏于金马门(“太常令所徵儒士各对策,百馀人,弘第居下。策奏,天子擢弘对为第一。召入见,状貌甚丽,拜为博士。”引文同上)。

在董仲舒的建议下,汉武帝大力重用儒生

此时,汉武帝已经在大儒董仲舒的建议下,开始实行“罢黜百家、独尊儒术”的政策,由此很是器重儒生出身的官员。为了考察公孙弘的能力,汉武帝便派他出使西南夷,以考察是否有跟当地交往的需要。公孙弘回朝后极力反对通西南夷之策,宣称此举劳民伤财,对汉朝没有任何好处,但锐意进取的皇帝却并不认同,并因此还斥责他。

经过两番挫折后,年逾七十的公孙弘终于想通了:若想在朝中做官、保住禄位,只能跟皇帝站在“同一战线”,而不能做“反对派”。从此,公孙弘一味地迎合上意,就算是跟同僚已经商议好的意见,只要是皇帝稍微流露出不同意的意思,他便及时变换立场,其态度转变之快,真好比“变色龙”一般。

公孙弘极易改变立场,堪称政坛“变色龙”

更加“难能可贵”的是,公孙弘擅长辩论、熟悉文书吏事,在需要推翻自己的意见时,常常能用断章取义的儒家经典来做掩饰,让攻击者找不到“发力点”,由此深得武帝赏识(“每朝会议,开陈其端,使人主自择,不肯面折庭争。于是上察其行慎厚,辩论有余,习文法吏事,缘饰以儒术,上说之。”引文同上)。

因为备受皇帝的赏识,公孙弘在数年间相继被拔擢为左内史、御史大夫,终在元朔五年(前124年)代替薛泽出任丞相,并被封为平津侯,此时的他,已是77岁高龄。四十岁开始读书、七十岁入仕、年近八十岁时当上丞相,猪倌公孙弘在后半生实现“弯道超车”,实现无数士人封侯拜相的梦想,人生堪称传奇。

大儒董仲舒等人因得罪公孙弘,被排挤出朝

公孙弘属于典型的“大奸似忠”的人物,貌似品行敦厚、严己宽人,但实际上却是心胸狭窄、睚眦必报。比如,主爵都尉汲黯因为经常揭露他的虚伪面目,便被公孙弘派往贵戚众多、极难治理的右内史做官;大儒董仲舒因曾指责过他是个阿谀奉承之人,结果被公孙弘派往胶西王国,担任素以凶残暴虐著称的国王刘端的国相。公孙弘就是通过诸如此类的手段来铲除政敌,真可谓“杀人不见血”。

虽然公孙弘为人阴险狭隘,但在施政方面却颇有建树,为官期间曾大力提倡兴办儒学、力请废止西南夷及苍海郡工程、反对任用酷吏管理百姓、打击游侠活动、捣毁淮南王刘安叛乱集团,在很大程度上安定了国内局势,缓解了百姓的负担,并促进教育的发展,功劳真可谓不小。

公孙弘去世后,汉武帝深感惋惜

元狩二年(前121年)三月,做了3年丞相的公孙弘卒于任上,享年80岁。公孙弘死后,汉武帝深感惋惜,下诏为其上谥号为献,并予以厚葬。对于公孙弘的功绩,司马迁在《史记》当中不吝赞美之词,称“汉兴八十余年矣,上方乡文学,招俊义,以广儒墨,弘为举首”(引文同上),对他可谓推崇备至。

史料来源: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、《资治通鉴》

首页社会